德清论坛|德清6频道网

搜索
德清
0
回复
2831
查看

辽宁丹东:百亿矿山遭掠夺的背后真相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62

积分

9

帖子

153

金钱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62
发表于 2019-1-21 15: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网上有自媒体提到陕北"千亿矿权案"中的利益纷争是"钱红煤黑",孙忠信和他投资的企业经营的水镁矿山,虽然矿石是白的,但他在凤城市的投资遭遇,却一点儿也不"白"。2016年9月至今,孙忠信及其企业经历了被当地村干部组织村民围堵、被政府部门"联合调查"、被法院"查封冻结"、被警方专案组逮捕等一系列重大打击,其名下矿产企业停产2年多,损失惨重,至今为止没有任何违法行为嫌疑人受到处置。& c2 C! s2 R0 c

8 l# t9 V% l0 x* a" W) j从2017年12月孙忠信被捕入狱至今,围绕凤城市璞澳水镁矿山开采权的激烈交锋和争夺,愈演愈烈。价值百亿元的矿权归属,引发了一系列的"官场现形记"。8 o+ g! d/ ^  R; p5 n* I" b. G

" D. M# k  h5 r* ~2 e水镁矿价值飞涨遭觊觎  原市委书记"亲自出马"5 E6 W7 H: {5 U

1 g  L% w; ?$ A' F9 K6 b2004年,凤城市鸡冠山镇大阳沟村水镁矿集体企业开采权转让给村民李玉刚个人所有,集体企业被注销,变更为李玉刚个人名下的私营企业。2006年11月,孙忠信与大阳沟村委会协商承包矿山时,发现大阳沟村水镁矿登记在李玉刚个人的名下。李玉刚提出,可以将矿山经营开采权转让给孙忠信,但需要孙忠信支付2000万元现金。
+ j; q0 D: v% g0 k4 m
* Z& n: a# }) q9 X最终,双方在凤城市公证处对双方签署的《采矿权转让协议书》进行了公证登记。双方约定:"李玉刚自愿将其名下的矿山采矿权有偿转让过户给孙忠信,同时李玉刚保证该矿山的所有权证转让后不受他人追索,否则,造成一切经济损失由李玉刚承担。"矿山采矿权共有人李玉刚的妻子谭运媛在公证书上签字同意。至此,鸡冠山镇大阳沟村水镁矿开采权已经转让给孙忠信个人所有,并向国土资源管理部门办理了相关采矿权证,从2008年开始延续经营至今,并数次更换延续了开采权证。$ |8 V- d: `2 O$ V+ n% T
2016年以来,随着水镁矿石在新型耐火阻燃材料市场的广泛应用,孙忠信经营的水镁矿价格大涨,由原来的每吨100多元涨至平均价格每吨800元。在该矿山进行再次勘察,探明储量2000万吨后,成为了价值上百亿元的"香饽饽"。但凤城原市委书记高峻的一通电话,让孙忠信陷入了为难之中。"给你两个亿,你下山吧(退出矿山经营)",孙忠信对"高书记"给他打来的电话记忆深刻,"高书记告诉我,要不让宋某六,要不让张某余干,这矿你干不了"。璞澳矿山投资就三个亿。当时孙忠信委婉的回绝了对方。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通2016年7月份的谈话,揭开了一切麻烦的序幕。+ A2 W+ M3 l! W
  m5 X- ?" y) Z0 p3 ^9 a
2016年9月开始,璞澳水镁有限公司被凤城市有关部门"联合调查"。林业公安、税务、市场监管、环保、国土资源等职能部门纷纷登门"专项检查"。对璞澳公司的税务稽查进行了数轮,时间持续了一年多。市委书记高峻公开在会议上讲怎么就查不出来璞澳矿山的问题,这个企业怎么就停不了?并指示公安机关停止供给璞澳矿山炸   药,凤城市公安局邵队长保留了会议记录。0 j& R* M( l' N5 z( j
"李村长"不让过  当地警方"束手无策"6 o% M- x5 E* ]" S1 l
根据一段2017年7月19日的视频显示。凤城市璞澳水镁有限公司(以下称璞澳公司)拉运矿石的车队行驶出该矿大门几百米,就被凤城市大阳沟村村民拦在路上。一辆小型货车和几名老人横在路中央,就是不让拉运矿石的车辆通过。村民说:"村长(村主任)李玉刚说让你过,我们就让你过,谁来了都没用,一块矿石都别想拉出去。"
$ A2 \# t0 \$ d$ D记者调查了解到,2016年9月大阳沟村主任李玉刚在村民大会上立下"承诺书"称,大阳沟村的水镁矿若能由张某余等人经营,将每年支付每位村民5000元。
8 S% d0 x: W/ P) \1 ?- K, g& T在画下这块诱人的利益"大饼"后,少数村民开始带头对孙忠信经营的矿山企业进行围堵。"每天每人发补助100元,一家去一个人",高龄、无业村民堵住孙忠信经营的矿山道路,不允许水镁矿石外运。
3 k; ^4 e& h5 d; {7 R; N) D8 o0 E在2017年末,大阳沟村村民又将前往矿山拉运炸   药的车辆围堵,对企业的生产经营进行阻挠和破坏,逼迫企业停产。至今为止,李玉刚及有关违法行为人,没有得到凤城当地警方的任何处理。为何李玉刚组织村民干扰企业正常生产经营的行为令当地警方"束手无策"?凤城市公安局治安支队一位工作人员私下告诉他们,之所以警方无法办案,是凤城市委的"大领导"高峻出面决定的。4 C0 E7 r( r5 H( c3 v( r
2018年9月14日,辽宁省纪委监委公开发布消息,通报凤城市委书记高峻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 S) f, Z/ f1 [/ D  ~8 u民事纠纷成刑事"专案" 法院"积极执法"的背后
6 U* ?3 Q9 J* V7 {5 S. \: A, |  w# r( D9 C$ q
凤城原市委书记的落马,对孙忠信和璞澳公司在行政手段上的"围殴"暂时告一段落。但是司法纠纷的"泥潭",早已做好了准备。
& l0 ~$ x7 P0 K3 t0 C
7 Y2 l0 I/ l( b7 q, r9 N2017年12月19日,丹东市公安局元宝分局成立专案组,对孙忠信及其下属企业进行了"专案打击"。当日出动100多名警察抓捕了企业30多人。警方将相关企业账户全部查封,资金冻结扣押。而案由是此前其与他人的经济纠纷中,法院下达民事裁定查封其矿山10万吨水镁矿石。在案件进入执行环节时,凤城市人民法院向丹东市公安局主动报案移交,控告孙忠信将该笔查封矿石进行了销售和转卖。令人称奇的是,在警方的刑事手段已经具体实施的情况下,凤城市人民法院仍然于2018年3月开始对璞澳水镁公司所属的矿山和水镁矿石进行了强制执行。截至目前,已强制执行矿石9万余吨。企业矿山现存矿石近十万吨,而法院确不予执行,不结案。! {* x& n: L( G% n& e% `

, `6 s) {/ u2 a. m+ z. \孙忠信及其妻子等4人至今已被捕一年多。刑事案件目前已经由丹东市元宝区人民法院负责审理。丹东市检方以非法处置查封冻结财产罪、非法采矿罪的罪名向孙忠信及其妻子提起公诉已于2018年12月末一审开庭。孙忠信的辩护律师进行了无罪辩护。在法庭上,律师当庭提出对"非法采矿罪"的罪名进行非法证据排除,并出示了丹东市公安局元宝分局经侦大队大队长黄金崇违法办案的证据。2017年12月24日黄金崇在璞澳矿山台球厅对测绘人员 "面授机宜",要求"哪些是非法开采的,非法开采的就扣在他脑袋上,一切事就安在孙忠信干的就行了,你不要说是张永余干的,你得罪不起"。
1 f) Y  F- d% l孙忠信家属说,黄金崇带着四名证人(分别是两名工程师两名矿长)同时指认非法开采现场。黄金崇让四人合计出越界的位置,四人就按照黄金崇的指令互相商量着达到一致意见后共同指认孙忠信非法开采。黄金崇为包庇张永余、陷害孙忠信,教唆该四个人作伪证。井下测量时的录音资 料显示黄金崇对越界开采量的测定完全系以陷害孙忠信为目的。黄金崇对张永余的工程师说"你们干的有那么高吗?就按10米算"!公安机关的现场指认,竟成了一幕落实张永余与黄大队事先导演好的一场陷害戏。黄金崇的视频音频资 料毋庸置疑地证明了下列事实:1、黄金崇明知越界开采的主体是张永余;2、黄金崇系张永余保护伞;3、黄金崇和张永余共同陷害孙忠信非法开采。
0 X# z3 c. f' `( p
/ c* V+ t: Q: p) q6 a2 w/ T0 d7 C6 X

8 g: j) H4 I8 s凤城市法院对该起纠纷案件"两手抓",刑事移交立案抓捕,民事强制执行"紧锣密鼓",令法律界人士啧啧称奇。孙忠信家属质疑:市委书记高峻,经侦大队长黄金崇对张永余,李玉刚的"保护"对孙忠信的陷害已触犯法律,除高峻外,其余人均未受处到法律的严惩。百亿矿山背后的这张黑网何时能破?
( E* G, M' G! j* E
; W" w3 x' q+ I4 [* J) j% W# B村委会成争抢矿权"先锋" 司法纠纷"案套案"
. h( \* M! M2 H* F" r' R" v8 U
0 O3 t* S4 U( U# A. d: K2006年孙忠信从李玉刚手中收购水镁矿开采权后,大阳沟村当时的村主任不给正在办理采矿权登记的孙忠信出具"无争议证明",要求孙忠信给"补偿"。无奈之下,孙忠信答应了大阳沟村委会的条件。一方面与李玉刚签署了《采矿权转让协议》,支付现金2000万元,另一方面大阳沟村委会又要求他签署一份《矿山经营权转让协议》,要求他出资50万元,交给村委会作为"承包租金"。"本来大阳沟村根本就没有矿山的经营权和开采权了,为了办手续顺利,也只能把钱交给他们"。璞澳公司员工告诉记者,这笔"转让款"实际上是给大阳沟村的补偿费,办理矿山开采权证与村委会的《经营权转让协议》实际并无必要联系。
3 g4 |5 M. v0 `9 m# g! s4 f* K但2016年,大阳沟村村委会又在李玉刚的授意下,向凤城市法院起诉他们与孙忠信签署的《矿山经营权转让协议》"无效",本来就是一份不具有强制效力的"协议",孙忠信两次败诉。孙忠信到辽宁省高院进行申诉后,辽宁省高院发现该案事实证据具有重大问题,进行了提审。但原市委书记高峻组织凤城市人大代表向辽宁省高院"请愿",大阳沟村村主任李玉刚、张永余组织村民多次到辽宁省高院上访。最终辽宁省高院审监一庭庭长郝熠强行更改合议庭意见,对该案做出了维持原判的决定。: g- |  {% m5 A5 ~1 s5 f
2018年11月,大阳沟村村委会再次将璞澳公司和丹东市国土资源局告上法庭。要求丹东市国土资源局"依法撤销"其向璞澳公司发放的采矿许可证,并"恢复"到大阳沟村委会2017年底成立的公司名下。丹东市国土资源局代 理人在法庭上明确表示。其向璞澳公司发放的采矿许可证依法依规,大阳沟村村委会没有实际主张撤销的权利,丹东市国土资源局也没有将采矿许可证"恢复"给该村的义务和责任。% j6 B6 t$ m+ j# V2 c0 `
& U, e8 x1 T9 T6 c
但最终,凤城市法院于2018年12月3日下达行政判决,裁定要求丹东市国土资源局将合法颁发给璞澳水镁有限公司的采矿权证"撤销",并要求丹东市国土资源局在四十日之内,给凤城市鸡冠山镇村委会"办理"采矿权证至其指定的公司名下。璞澳公司代 理律师表示,该院下达的审判有两大问题。首先,凤城市大阳沟村委会在2004年已经获悉大阳沟村水镁矿集体企业注销,开采权转让给李玉刚属于私营企业。又于2006-2008年就已经获悉大阳沟村水镁矿开采权已经由李玉刚转让给孙忠信,并且相关无争议证明等函件早已确定了该事实,大阳沟村村委会现在提出行政诉讼请求。1、诉讼时效已超过十年。2、大阳沟村委会根本没有诉讼资格。另外,法院直接判令丹东市国土资源局为已经不具有矿山开采权,矿产企业经营权以及未向矿产开发经营投资过一分钱的大阳沟村委会办理开采权证,相当于直接判令国土资源管理部门"违法执法",将原有的合法发放的开采权证"撤销"又要再一次违法。凤城法院依据何种法律法规做出的该判决,令人不解,目前璞澳水镁公司已当庭提出上诉。
# u. i$ Q; ]9 F9 w# `( N6 C4 q3 V9 X1 U

8 ^8 n" }& |4 h$ o' ]( p  @1 w7 u& o" |2 O. Y9 `
民营企业被"扼喉" "寒冬"如何度过
0 F" O, F  Z& i. O& v: n9 \' O7 T# F/ E
从时间跨度上来说,从2017年末孙忠信被捕至今,他在监牢里度过了两个寒冬。而他投资的企业从政府行政行为上的"寒冬",又跨入了司法纠纷的"寒冬"。而已经落马的原凤城市委书记高峻大肆插手经济纠纷,干预司法机关审判保护张永余、李玉刚所引发的一系列影响,将孙忠信和他的企业击落谷底,至今无法翻身。而针对该企业的一系列纠纷和案件,仍在丹东市相关司法机关稳步推进当中。百亿矿山正在被他们以非法的手段变成"合法取得"。属于孙忠信的"春天",还不知何时到来,媒体将持续关注。4 U1 o. v: [) x' L& p4 ~
6 T$ l7 d4 e( b+ G* Q
0 i5 V2 S# S. h, O# D/ w4 g9 O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浙公网安备 3305210200010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